不要不急 手越祐也。 清穿七福晋_第三十三章(1/2)_旧时光文学

學生玩髮 能管不能罰

不要不急 手越祐也

淩祁祐靠坐在樹幹旁,沒有站起身,問那舉高臨下打量自己的沈樂心:「你見了朕,即不行禮也不跪拜,宣王就是這麼教你規矩的?」 沈樂心不以為然道:「我不過是一介草民,所謂的護衛也是沒有任何品級的,又沒有拿朝廷俸祿,哪裏來的那麼多君臣之禮。 」 「朕的子民,見了朕也無不跪下拜倒……」 「那得他們真心信服你才行,若只是懼於你的帝王權威,拜你也不會拜得真心實意。 」 淩祁祐微微皺眉:「你就是這個態度對朕?你到底是何人?」 「陛下不都查過了,」對方笑著道:「淩璟的孌寵。 」 他說這話時依舊在笑著,似乎半點不以為恥,也半點不介意淩祁祐怎麼看他。 淩祁祐微抬了抬下顎,問他:「你對朕有敵意?你想殺朕?」 初見之時他眼裏那一閃而過的殺意,淩祁祐並不是沒看到。 「要是可以,我真想現在就捅死你,」沈樂心說著又沖一旁那些侍衛努了努嘴:「不過捅死了你我自己大概也得被紮成馬蜂窩,還要連累了淩璟,所以還是暫且算了。 」 「原因呢?」淩祁祐覺得自己的涵養是越來越好了,面前之人說著這麼大不敬的挑釁話語,他竟然沒覺得有多生氣,事實上來說,他雖然知道這個沈樂心對他敵意頗深,卻也從來不覺得他能動自己分毫。 沈樂心雙手抱著胳膊,目光斜睨向下,落到淩祁祐的臉上,半晌,才嗤道:「淩璟他是太祖皇帝的嫡子,若非當初你外公使手段逼迫太祖皇帝立你父皇為皇太子,這位置也輪不到你們父子倆。 」 「你是替他抱不平?」淩祁祐對這話卻並不怎麼信:「你以為就算他當真當了皇帝,還能立你一個男人為後不成?……你在說謊。 」 「我是七年前因為嶺北的旱災流亡逃難去的江東,我爹娘兄弟姐妹全村的人都死了,若非你父皇無能,賑災不力,也不至於此,你說我恨不恨你?」 沈樂心又換了套說辭,淩祁祐看著他的眼睛,平靜無波,這話倒是比方才的要可信了幾分,但直覺告訴他,他依舊在撒謊。 何況嶺北是淩玨的封地,真要是這樣的原因,當初那場旱災爆發,也是他一直拖著沒有開倉放糧,才讓災民人數一翻再翻,朝廷即使有心也是鞭長莫及,京畿運糧過去畢竟是要時間的,這麼算起來沈樂心最該恨的人本該是淩玨才是,但事實顯然不是這麼回事,要不他一直跟在淩璟身邊這半個月不可能找不到機會對淩玨下手。 不過對上個滿嘴謊言的,淩祁祐也就懶得再多問原因了,反正問他也不可能說實話,只道:「你當真不怕朕叫人拿下你直接結果了你?」 沈樂心不以為然地笑了笑:「真要那樣你就得跟淩璟徹底撕破臉皮,倒是如了那位徐國舅的願了。 」 提到徐重卿,淩祁祐的眸色更沉了幾分:「在那刺客的刀上抹毒藥的人是你?」 沈樂心撇了撇嘴,卻並不否認。 「你哪裏來的那藥,你跟南蠻國什麼關係?」 「有銀子就能買得到,雖然兩國互不通商,但總架不住有人私下裏偷運來販賣,」沈樂心說著,漫不經心地撥了撥自己垂到胸前來的沒有完全束起的發梢,嘟囔了起來:「本還以為夠你們查一段時日的呢,倒是淩璟他直接就跟你說了那藥是哪裏來的,他倒是對你這個大侄子真好。 」 這話聽著實在是怪異無比,淩祁祐的眉再次微蹙了起來,也沒了再與他說的興趣,站起身正准備上馬離開,馬蹄揚起滾滾塵土疾馳而來,那邊侍衛手裏的箭又搭上了弓,緊張地看著,待到看清楚這一次來的是陛下身邊的太監,才同時鬆了口氣。 「籲——」 蕭楚謙拉馬停下,跳下馬就上前來隔開了淩祁祐和他身前的沈樂心,警惕地看著他,不耐問道:「你找陛下做什麼?」 沈樂心噗嗤一聲又笑了,不理他,反倒是沖他身後略顯錯愕的淩祁祐抬了抬下顎:「你這太監護著你倒像是母雞護著小雞一樣,還真是有趣。 」 蕭楚謙的嘴角略微抽搐,淩祁祐的眼神更陰沉了幾分,沈樂心也沒興趣再說,回去拉了自己的馬,先走了。 蕭楚謙看他走遠,這才轉身問淩祁祐:「你還好吧?」 淩祁祐不耐道:「你怎麼跑圍場裏來了?太子呢?」 「有奶娘看著,他沒事。 」 淩祁祐當然不擔心小饅頭會出什麼事,就是怕他又哭個不能停而已。 見蕭楚謙滿眼擔心地看著自己,淩祁祐略有些不自在地轉開了眼,蕭楚謙伸手想去撫他的臉,又想起這是大庭廣眾的,那邊還有上百人虎視眈眈看著,手伸出去又怏怏垂了下去,問他:「沈護衛他來這裏做什麼?」 淩祁祐懷疑看向了他:「你認識他?」 「……不認識。 」 「不過就是宣王身邊的一個小護衛,你緊張什麼?」 「我是擔心你,」蕭楚謙無奈道:「他對你有敵意……」 淩祁祐嗤之以鼻:「朕身邊有上百精英侍衛,隨便哪一個一箭放出,他都必死無疑,朕需要你一個閹人來擔心?」 「……」 淩祁祐拉了自己的馬上了去轉身就走,蕭楚謙那句「我要真是閹人怎麼滿足得了陛下你」話到嘴邊到底是又憋了回去,也上馬跟了上去。 淩祁祐沒有拒絕讓他跟著,就只是不搭理他而已,又鑽進了林子裏去繼續打獵。 那遠遠跟在後頭的一眾侍衛則俱是驚疑不定,其實原本朝中就已經有了之前那位權傾朝野的蕭氏亂黨之首並沒有死甚至被陛下留在了身邊的傳言,如今他們親眼見到蕭楚謙,當中大部分人是從前都見過他的自然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更是好奇得很,當然,借他們個膽子他們也不敢上前去多事就是了。 蕭楚謙問淩祁祐:「你早上獵到了多少獵物?」 淩祁祐隨口抱了個數字,蕭楚謙聽著笑了起來:「那陛下輸定了。 」 淩祁祐斜眼睨向他,蕭楚謙解釋道:「我聽人說洛王一貫是個遊手好閑的,在嶺北幾乎是每個月都要出外打獵個三兩回,他別的不行,這打獵的本事,陛下您肯定比不過他。 」 「那又如何。 」淩祁祐滿不在乎,不過是一個金馬鞍而已,他也不是輸不起。 「我不想陛下丟了面子,」他說著突然一個躍身而起,在淩祁祐驚訝地睜大眼睛尚未反應過來前就已經跳上了他的馬,靠在他身後坐下,緊貼著他,雙手繞過他的腰攬了緊。 從怔愣中回過神,淩祁祐頓時惱了,幾乎咬牙切齒:「下去。 」 後頭的侍衛猶猶豫豫不知道要不要上來「護駕」,倒是蕭楚謙半點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抬手覆上了淩祁祐搭在弓上的手,強硬地帶著他舉高手,瞄準方向,接著一箭射出,百步之外覓食的鹿就這麼倒在了血泊裏。 耳邊響起了輕笑聲,帶著那人溫熱的呼吸,蕭楚謙的唇幾乎貼到了他的耳垂之上:「陛下的箭法比從前是越來越好了……」 淩祁祐心有不屑,他根本沒有使力,從頭到尾都是蕭楚謙抓著他的帶著他射出的箭,要說箭法好那也是他的箭法好,蕭楚謙這話擺明瞭是在調戲他……想到這淩祁祐卻又微怔了一下,他竟然下意識地用了調戲這樣的詞,若是從前,他會覺得是蕭楚謙有意在嘲笑折辱他的吧? 「在想什麼?」 蕭楚謙依舊貼在他耳邊笑著低聲問他,淩祁祐受不了地往一旁撤開身,再次提醒他:「你下去。 」 「不急,我們去裏頭看看。 」 蕭楚謙一蹬馬肚子,拉馬就快速馳進了林子裏頭去,等到那遠遠跟著的侍衛回過神想追上去,陛下已經沒了影子。 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有蕭楚謙帶著,獵得的獵物卻是比淩祁祐一個早上收獲的還多得多。 聽著耳邊得意的笑聲,淩祁祐幾次想將之踢下去,奈何知道自己要跟他單打獨鬥絕對沒有任何勝算,只能是忍了。 起先在林子裏還能看到幾個人,不過隨著倆人越走越往裏頭,其他人等看到淩祁祐又自覺回避,到最後便也就只剩下了他們,蕭楚謙早就心猿意馬沒了打獵的心思,也放開了一直搭在淩祁祐手上的手,淩祁祐抬起手瞄準不遠處的一隻野兔,下一刻,嘴裏溢出一聲輕喘,身子就酥軟了一半,手也抬不起來了,更別提再放箭。 蕭楚謙的手搭上了他敏感的腰眼處,以他最受不了的方式輕揉慢捏,身體一貫比常人不經逗的淩祁祐很自然沒兩下就被他撩起了情欲反應,嘴唇一並被人咬住,霸道蠻狠的氣息整個覆住了他,不知死活的那個空著的那只手已經解開了他的腰帶,鑽進了他的褻褲裏頭去,直接握住了他已經顫抖著挺立起來了的地方,給予最直接的撫慰。 「嗯……嗯嗯……」 溢出口的呻吟又全部被吞沒,幾乎要將他吞噬下去的深吻。 老練的動作,熱切的愛撫,淩祁祐掙紮著想推開蕭楚謙,身子卻軟成了泥,只能任由他抱著肆意地挑逗,一直到就這麼在他手裏徹底的發泄出來。 一手的白濁,面前的淩祁祐已經幾近失神,一雙眸子水汽氤氳全是渙散的欲望,被他咬得紅腫不堪的眸子微啟著,溢出甜膩的呻吟,蕭楚謙笑了,手指送到唇邊,伸舌舔上他發泄出來的東西,動作淫靡至極,一雙同樣帶著露骨情欲的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他,淩祁祐覺得自己雙臉燙得厲害,身體裏的火就快要燒起來,這樣的發泄不夠,根本不夠!.

次の

【陛下有喜[重生]】第24章

不要不急 手越祐也

明朝败家子正文卷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朕受命于天李兆蕃说罢,前头的车马,数十个护卫保护着,显得警惕起来。 车马开始放慢了速度。 李兆蕃却是急了。 一下子车队像是炸开了锅。 瞬间,数十个护卫纷纷拔刀,后头也有几辆马车尾随,这马车之中,竟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七个……二十一个…… 李兆蕃瞠目结舌,一辆车就下来了二十一个呀,不,还有…… 二十五………二十六……三十一…… 李兆蕃开始懵逼了。 他只看闲书《明朝好丈夫》里,才知道,原来有一天竺国,其国中有无数异人,一个车马里,可以藏数十人,今日……这本只可以坐数人的车马里……居然蹦出了这么个全副武装的家伙…… 李兆蕃一脸发懵。 附近的街道,好似也变得不太平起来。 无数的路人,却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举着左轮火铳,啪……一个烟花不知被谁燃放了,璀璨的烟火照亮了灰暗的晨空。 于是……密密麻麻的人,穿着各种负责,又从四面八方涌出来。 数百上千,乌压压的……个个气喘如雷,掏出的武器,五花八门。 李兆蕃吓尿了,两腿打颤。 数十个大盾手,立即竖起了大盾,将当先的一辆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兆蕃所不知的是,从四面八方,至少几十根长短火铳早已瞄准了自己。 他算是彻底服气方继藩了,这家伙,多半怎么行刺都死不了。 京里的人都死绝了,瞧着他这阵仗,他还在蹦跶。 似乎车里的人,远远听到了这些话,方才打开了车门。 车门是三层夹心钢板所制,打开时,厚重无比。 李兆蕃无语。 可现在,李东阳既然言之凿凿,这李公历来善谋,自己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站的比他高,看得比他远,可论这等事,自己还很单纯,纯洁的像一张白纸,纯粹是幼儿园的水平。 不过……他心里有个疑惑。 大YI妈是谁? ………… 弘治皇帝昨夜打了针,睡了一宿,咳嗽便越是缓解了。 自己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这使弘治皇帝对于肺痨的痊愈,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起了个大早,如往常一般,先吃了一些药,今日乃是大日子,他却显得很平静,进用过了早膳之后,他坐下,时间还早,百官未至,弘治皇帝坐在奉天殿里。 无数的奏疏,高高的堆砌在了案头。 这些日子,他都在静养,奏疏也没有批阅,只有极重要的事,萧敬会念给自己听,发生了什么事,内阁的票拟建议,司礼监这里,是否确定恩准。 弘治皇帝只在一些细节上,进行纠正。 就看谁要人头落地了。 弘治皇帝一愣。 朕只是想告诉你,古之所谓权谋之学,俱为雕虫小技,就如某些不安分的宗王一般,自以为自己聪明,机关算尽,却殊不知,这权谋之术,越是巧妙,破绽就越多,所涉及到的环节越多,致命的弱点,便也暴露给了别人。 因此……历来擅权谋者,无一例外,都被权谋所害,天子为君父,乃天下人的父亲,当行大道,这殿中内外,自有禁卫和大汉将军值守,需刀斧手做什么?就等这摔杯为号?朕要治奸邪,要诛贼臣,靠的不是刀斧手,而是人心,善待百姓,则百姓人心依附,天下太平,则人心思定,这才是朕,是太子的根基所在,凭着那些可笑的所谓权谋算计,不值一提,是以自古以来的圣君、仁君,行事必定磊落,当振长策而御宇内,履至尊而安天下,威振四海,恩泽八方,着眼于此等小术,岂不可笑?将那些刀斧手,统统屏退。 古往今来,任何操纵这些小术的人,从未有过好下场。 百官早已就位。 许多人意识到,陛下此番召见,可能是陛下最后一次见群臣了。 倒是有不少人,眼眶通红,满面愁容。 刘健的眼眶就是红的,他看着巍峨的宫墙,心里悲凉到了极点,数十年的君臣之情,到了今日,或许……到了画上一个尾声的时候了。 兴王朱祐杬人等,则也已至宫门之前。 朱祐杬和其他几个成华皇帝所生的兄弟,虽是和陛下同父异母,可毕竟还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兄弟,他们对陛下的有些事,有其他的看法,可现在皇兄即将大行,朱祐杬也不禁露出了痛苦之色。 ………… 没有本章说,好痛苦,好想念大家啊,看不到亲爱的读者冒头,码字都感觉没滋味,要不,给张月票什么的安慰一下?.

次の

清穿七福晋_第三十三章(1/2)_旧时光文学

不要不急 手越祐也

粗略概括,有錯請補充指出 手越日劇簡歷: My boss My hero 完美小姐進化論...... 自己認為是自己必須的活動。 想要進出海外sns比如微博。 關於退所,之後也沒有時間和隊友說,然後就文 春報導處分什麼的。 手越是3月提出的,之後有各種報導 還有新冠。 事務所又說了要暫停處分,於是雙方請了律師,然後在律師協同下共同同意了6 月19日。 對Takki是感激, 沒有媒體說的對立問題。 是優秀的前輩。 自己則更加重視效 率,想做就會馬上做。 以上大概是他今天的緊急記者會的內容 該怎麼講 希望他退社之後順利吧 聽說要簽大手事務所?

次の